弗拉菲卤比

看看天
看看地
再看看你

恋爱欲不振

1.

  “啊。”

   热豆浆烫过食道,切实落入了胃。

  “像一条鱼。”

   黑的,而后鱼贯进隆冬深夜里。

   易烊千玺朝那个方向逐渐走远了。


2.

  哪有什么交情啊,刘志宏愤愤地想。一个补习班,上课一个半小时,下课十分钟,再接连着上下去。兴致好起来能被老师拖堂至十点十五分。桌面上的书与身后的书包隔一道银河,手指因握笔用力在关节处酸涩,整理归家属于伤筋动骨那一类。而后他可以很准时地,看易烊千玺由余光边界到视界中央,立在...

谢谢你啦

我有了我人生中 相当美好的8个月

谢谢你

不在他方

1.

小说里总说:“尽管人是那么容易失恋,可人类从未乏于恋爱。”


2.

踏进车前刘志宏就被抓住了小臂。


那一幕被几个黑洞洞的镜头记下。因尖叫与动摇难免模糊了起来,广角括进周遭烦杂,包括伸手那人一双眼。口罩严实遮着半张脸,露出的眼睛带笑意。


自然是谁都认识的。


易烊千玺老要谋划些不期而遇出来,讨刘志宏惊喜眼角泛泪光的样子看。刘志宏听身旁车门自动滑进上锁,才去好好地面对笑得冒傻气的三张脸。易烊千玺把自己暴露了,多角度多远近距离的图将被传得沸沸扬扬。过去经营了好一把的不相干,这下败在一次冲动的接机上。他不知道易烊千玺想要什么——某一种期待是绝对不能有,就算有了,也不会...

独白

·爱人动物

·于其前于其后

·爱久见人心


A


其实一开始我不是很习惯叫黄宇航班长。


第一次在公司遇见,就是遇见,第一印象也没有任何特别的地方。和我与潘政霖的初遇比起来,大约是大风大浪比上非常平静的湖面。我想班长也是这么想的。


小学班里的班长是个女生,比我高好多,很霸道的那种。所以我对叫班长的人都下意识有点阴影。他教我跳舞的时候,我不知道叫他什么好,大家都能很自然地叫他班长。后来我也这么叫黄宇航了,跳完舞,说班长谢谢呀。他出了好多好多汗,对我笑。


进公司前我妈问了我好多次,是不是确定要走这么条路。那时候师兄的组合还没有出...

爱人动物

·黄宇航x敖子逸


北京每年冬天都下雪。


不用撑伞,随意裹了件外套就往雪地里跑。敖子逸快二十了还那么生龙活虎,由北京的每一场雪引出对这个城市的热爱。掉进去要有口号,“啊!雪!”,他扑棱一会儿,翻过身坐起来。丁程鑫缩成一团,冬天拢着他,风挑起他的刘海,看上去是很像爱情故事女主角的。敖子逸昨晚说了的没说的都被他抛进了雪里,右手偷偷攥起雪球,往那人身上扔。


丁程鑫生气起来牙齿会咬紧,眼睛瞪大一丝愠气挂在眼角的那种,敖子逸就静静地坐在那儿等他回击。因为害怕,把眼睛闭上了,嘴角收不起来。


光源好像被遮住了那么些,接着冻得冰冰凉凉一双手贴上脸。敖子逸整个人抖了抖,还是在...

他方

ウヲアイニ


1.

刘志宏曾经每周有一次机会见到易烊千玺。


通常在周五晚上抵达。根据王源朋友圈里的实时播报大致猜测几点的飞机,延误与否。他们同在的一个群一周因易烊千玺的一句「到了」可活跃半小时。交谈模式与往常无异,王源迅速回复,王俊凯打岔或扫个兴。罗庭信与刘一麟带有疏远的问好。


刘志宏不出现,迟迟的。直到王源发问:“刘志宏呢?”他盯着手机屏幕上不断跳跃的的对话,易烊千玺可能提起他,也可能不提起。要过去两三分钟,才能像接上话题那样回复。「刚才去洗澡了。」不带任何感情色彩,只是陈述捏造过的事实。


被不知从何处漫来的水淹没,手脚束缚,移动缓慢,花极大的力气屏息凝神接近。在我向...

火光里 ①

1.

易烊千玺进剧组时刘志宏已经天寒地冻了一阵子。碍在心中有足以融化冰雪的热情,还能展现出笑得掏心掏肺的模样。后来女场务们倾巢而出的场面常被形容成饿狼扑食,易烊千玺的小粉丝倒还真没来多少。人群里刘志宏抱着电脑不用踮脚能正好瞧见易烊千玺那个睡扁的后脑勺。


他也不急,回了棚里套上毛线手套。一个字一个字回删,再打下这么一行。


「1月5日。易烊千玺果然还是那个易烊千玺。」


去年年初易烊千玺参演一部网剧,多少有点一炮成名的性质。粉丝夸他眉眼经天然雕琢,生得能比当今几个歪嘴垫鼻子的著名鲜肉好看上几百倍。从此易烊千玺有的底气换来他在大小颁奖典礼跑龙套的过场,穿上定制西装踏双不那么...

© 弗拉菲卤比 | Powered by LOFTER